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ao's lab

C9的设计分享地带

 
 
 

日志

 
 

老师曰  

2010-06-07 17:12:52|  分类: 玩具设计工作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即将进入工作6年的纪念日,在此,要写一篇日志,感谢一下多年来曾经指导教导过我的老师、上司、同学,记录一下他们的语录。

王家东老师是我7岁的启蒙老师,让我知道画画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

孙灿荣是我高中管艺术生的老师,他觉得我成绩这么差肯定考不上本科,我又那么喜欢画画,那就报考美院吧,于是在高二的时候开始从新学画画。

蔡旋珍是我在美院跟的老师,退休前好象是教附中的,她问我有什么兴趣,我说砌模型,她说,那考工业设计吧,反正少人考。

 

  在读的时候工业系老师不多,还是有几位的课没有上过,只能回忆一下经常给我上课的几位老师当时的的教学观点。排名不分顺序。

  我觉得宋轩最劲。用红豆通俗既话来讲,就系有料。我在校大部分对产品设计的认识和能力都是跟他学的。我跟着大头华他们一起尊称他为轩叔。轩叔当时好象没什么特别的一套理论方式,是实战型设计师,用他多年来的经验来教导我们。

  “客户可能会看上你没留意的那个方案”。这个定律到现在都经常体会到,经常那些没怎么用心、花时间去做的草图老板反而喜欢。不是说主打方案不好,有时候太专注一个方案或方向的研究反而会停留在一个迂回的状态,倒不如抽身出来发散思维用不的方式来解决。不过你对你的方案超级有信心的话又不同。

“产品出来有图面80%的效果就很不错了”。这是我对产品最终外观的坚持程度。只要不超过这个界限,市场部的意见,工程师的意见我都可以接受,但一过了80%,和我最初想象的距离开始有差距的时候,就跟市场部说:“我是提供最TOP的设计的,外型你就别管了,想办法去卖掉它吧。”对工程师说:“想办法做出来吧。”不过外观跟成本关系很大的,所以在成本范围内做一个好设计比做完一个好设计再在成本范围内将它控制好,要好得多。

“不要在意图面效果,做出来才是最重要的”。轩叔那时叫我们不要花太多时间在图面效果上,实际模型比效果图有用百倍。因为我们不是插画家,最终交的货是一件实物产品,真正的问题会在实物中出现。特别在成长阶段,用几天时间才画一张效果图,师傅已经可以用油泥将雏形做出来给你看了。不过在现实社会,对于一个新丁来说,效果图真的十分非常重要。

“做工业设计不会发达,但自己喜欢就要坚持”。所谓的发达是跟做生意比较的,可能去不了那种开直升飞机上下班坐游艇去钓鱼的生活水准,但也足够过地优游自在。而且做设计是处于一种高层次的精神享受,很难用物质去衡量。轩叔一直跟我说不要担心钱的问题,一定要先将设计做好,用心去做,自然会有人赏识,付钱给你做更多的设计。坚持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真的很重要,千万不要为了眼前的利益放弃你最初的信念。

“带着你的方案,逐家厂去推荐,肯定有一家肯帮你生产,你就成功了”。整个大学都在学怎样设计啊,应对客户啊,什么理论啊......我好象记得,只有轩叔是叫我们出去创业的。当时对创业这个词完全没有概念,当然不是开店卖衣服那种创业,而是始终利用设计能力开拓属于自己的一块领地。虽然现在的环境早已不是当时做一个风扇的价钱可以买一量车状况,但是除了那些大公司,还是有很多需要好设计的厂等你去敲门,前提是你的设计够好。

 

汤复兴。老TOM是一个很和蔼的老师,很喜欢教书,我在2年级的时候进入他带领的集美工业设计组做兼职,学习了很多实战的经验。也是在那个时候开始接触到玩具和家具设计,当时对这一行还没开窍,不过感觉比做手机之类的电子产品过瘾很多,比较适合我的个性。

“设计是通用的”。老TOM有一套“万能设计方法”,理论上什么东西都能设计,不过一直没有仔细研究...以前做兼职的时候经常用这句话跟那些老板说这些东西我们能做的,最后他们一般都不鸟我们。这么多年我才体会到“设计是通用的”只适用在两种情况,一种是菜鸟级的设计师,反正都这么水,做什么都一样;一种是大师级的,有足够的天分能力去把握不同设计领域的知识。这句话还挺害人的,会让学生自满。不过要是真有能力跨界操作设计,说出这句话还是感觉很好的。

  “人地做到既,我地产品佬一样做到,我地做到既,人地做唔到”。TOM老是上一代的老前辈了,可能有些观念不够前卫,可能教学方式有些老套,可能讲话有些沉闷,但是,但是,他跟我讲过的这句话是我听过最老西,最沟屎、最臭寸、最劈卵的。我觉得这个可以作为系训贴在墙上。当初报考工业系看报考表就不明白为什么要跟其他设计系分开写的,感觉特别叼,听过老TOM的话,才明白原来工业系是教一些他懂你也懂你懂他不懂的知识。

 

刘杰可能很多人都觉得他是吹水派的。但这个是北京人讲话忽悠兜圈装深的特性,作为老师我还是认为能吹是应该、本分的。他讲的话可能很久之后会忽然明白然后就一直都记得很清楚,不过,大学阶段应该强调实用性教学,用最白痴易懂的话来让学生明白各种方式道理。我个人来说很不喜欢去理解讲得似乎很深的道理,也不会因为讲得头头是道而觉得那个老师很叼。我没耐性,只想老师快点简洁明了告诉我解决问题的方式。

“你不适合做工业设计,适合做广告”。这是上乒乓球台课的时候跟我说的。当时真的不理解也很纳闷。设计是要解决问题的,我将球台做成拼装模型的设计,完全跟课程要求的新一代简洁球桌没有关系,他认为我还是比较适合想一些天马行空的广告点子。这句话让我经常在想我到底真正喜欢做什么类型的设计。其实他说得没错,传统的产品设计很束缚我的思维,可惜当时还没有玩具设计课,经常要设计一些有很多特别功能的古怪东西来释放一情绪。

“设计是要讲故事的”。这个是老刘无时无刻都在强调的观点。他和他的小研们在做产品介绍PPT的时候,都会先用大量边幅去介绍这件产品诞生的缘由、内涵,证明这件产品通过一些列的调查研究才会出现的,用什么颜色、材料、造型都是有原因的。这点我经常会提醒自己,除了造型,背后还有什么吸引人地方。不过我觉得老刘的团队缺少一些强大的外观设计师,道理很简单,你在街边搭女孩讪,外表要够正才能让你提起兴趣去了解她的内在。产品其实跟人一样,漂亮是可以解决很多问题的,起码可以忽悠一段时间。外观不够吸引,我都懒得看,哪里还有工夫去了解它的故事。

以上是三位我接触得最多的老师,他们的教学风格不同,却有一样我觉得很可贵的地方,他们都可以很客观地评价你的设计,不会因为跟谁私交比较好给谁高分一点。

 

陈江我只上过他的CAD课,二年级,他的讲解很明白,十分之容易就掌握了CAD,可惜现在已经全忘了。

“建筑只能立在那个地方,可能没几年就倒了,产品可以全世界传播,很久”。这是我问他干嘛从建筑转行做产品的时候他的答案。绝对不是说产品设计比建筑设计厉害,只是说出产品跟其他类别设计的本质区别和个人喜好的选择。当时我对产品设计的体会还不是很深,只是听起来感觉很伟大,慢慢地才体会到不受地域性局限地传播产品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越了解这些特性,就越深爱这个行当,骨子里就会流淌产品设计的血液,形成职业病。

 

李伟新我只上过他的一个选修课,忘记是什么了。他应该是工业系里手绘产品效果图和3D效果图做得最好的老师,很喜欢钻研技术。

“电脑中了病毒,里面的图都没了,幸亏有手稿”。他自称是美院第一个中CIH病毒的人。上过他的课我意识到手稿的重要性,电脑是信不过的,一直都很好地分类保存着我所有的草稿。遗憾的是到现在我都不会用马克笔或颜料画产品效果图。

 

潘国华大头华是98界的师兄,我有疑惑的时候会向他请教,他对我最大帮助,是给了我很多非主流的音乐,从来没听过。

“不喜欢软软的东西”。快毕业的时候我原本打算去REBOK做鞋子,问他意见。做产品的骨子里还是认为从注塑机出来的东西才是正宗的,才可被称为产品,这是狭义产品论。他这样说出来后我便一直在想是不是真的喜欢做鞋子直到碰见韦生。

我们学校一向以实际、商业著名,一般毕业生进公司都无须培训,直接上岗上位。但我还是觉得基础课真的很水,当时,不知道现在如何,没有人教如何画好一件产品,也没人教产品外观美学 ,我认为是教学方式的问题,如果基础课的老师够劲,可能可以节省出来工作才锻炼得到的技术,起码省个一两年。学工业设计的学生经常会问到三个很白痴的问题,假如某天我去教书,将禁止问这三个问题:

怎样学好工业设计,这个问题跟问 怎样泡妞 一样,难以回答,也不需要回答,反正自己尝试就好。

外型与功能哪个重要?只要想一下广东人取老婆的标准:入得厨房出得厅堂 就明白什么是一件完美的产品设计了。

手绘与电脑哪个重要?看看ART CENTER的学生要会用Alias,看看他们的手绘效果,就知道这两样都是需要掌握的基本技能。

毕业之后我是直接到奥迪工作的,最后一个暑假就用来上班了,不过我在四年级就很想可以快点工作,学以至用。

 

陆少龙。JACKY LU是我在奥迪的老大,基本上这么多年我都是直接向他汇报的,我们对美学的看法也很接近,所以,没有像其他设计师所遇到的要多次修改方案之类的惨况,非常非常的LUCKY。

“女人身材点先够索?波大、箩大、腰细”。刚进去做超车王的时候,他嫌我的车比例不够漂亮,线条不够饱满,块面不够立体感,跟我说了这句话。要是当初在学校上基础课可以讲得这么浅显该多好!这句话足够讲明什么是平面构成、立体构成,不就玩比例嘛。每次我画东西对比不够强烈,缺少张力,我都会想起这句话,尽量将形态修得漂亮一点。

“不需要跟别人比较,将自己的想法画好就就行了”。以前在做设计的时候经常会一边看别人的东西一边画,感觉脱离不了参考资料。Mr.J要我形成自己独特的东西,发掘内心深处最原始的想法,最大程度地表现出来,不断地完善,一次没画好,就画两次、三次直到满意为止。我很喜欢unique这个词,每个设计师,都应该努力做到这一点,说一句“i'm unique".

“虽然你有talent,但应该让你的同伴跟你一起成长”。在公司做设计,绝对是TEAM WORK。以前我觉得用自己的要求去要求别人是一件挺辛苦的事,倒不如自己一个人完成,其实这是小艺术家心态。换成老板的心态,就明白培养一支能跟自己作战的团队真的很重要。不过,TEAM WORK的前提是,大家要合拍。

韦锦华。韦生只在奥迪当了一年多的设计总监就走了,当时是我们老大的老大。对比我这种天生没责任感随便就行的人,韦生做设计的态度真的十分认真,他觉得做得到的事,就会尝试各种方法做出来,属于用他的要求去要求别人的类型,其实也对,你做不到我的要求,干嘛要请你?他经常会要我们想出与众不同的想法、造型,无时无刻地在想新东西直到脑汁精疲力尽。

“唔使急至紧要快”。这句话一直在奥迪流传,现在已经变成催人交货的口头禅。其实真正的含义是:在规定的时间内冷静清晰地将想法快速地表现出来。做设计本来就是很赶时间的事,如果思维乱了怎么想到好东西。反正交货的质量是定了的,你画得越快相对就越多时间画得好。做商业设计,速度是可以用来衡量设计师水平的,想得到,还要画得快。

做设计经常会听到前辈很多的方法、道理,必须问问自己什么是自己最喜欢的,选择适合自己的意见指引自己成长。以上各位仁兄长辈的话我时常都用来督促自己,过了这么多年,才觉得开始能够做出比较接近自己想象中的设计,最后引用叉仔说的话:

对自己要求高的”。

  评论这张
 
阅读(921)|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